?
?
我要服务
法律服务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业服务 ? 法律服务 ? 正文

拼多多被“薅羊毛”背后

?????? 1月20日凌晨,有网友称拼多多存在重大Bug,“只需支付4毛钱,就可以充值100元话费”“有大批用户开始薅羊毛,一晚上200多亿都是话费充值”。根据网友晒出的截图,此次拼多多的100元无门槛券全场通用(特殊商品除外),有效期为一年。

  拼多多方面表示,当日凌晨有黑灰产团伙通过一个过期的优惠券漏洞盗取数千万元平台优惠券,进行不正当牟利。



?????? 针对该事件,拼多多称目前上海警方已以“网络诈骗”的罪名立案并成立专案组,并依据“财产保全”的相关规定,对涉事订单进行批量冻结。拼多多平台正配合警方,对涉事订单进行溯源追踪,并最终依据警方的调查结果对相关订单做出依法依规处理。

  对于损失高达200亿的说法,拼多多回应称这一数字不实。拼多多称黑灰产团伙大量盗取优惠券,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预计本次事件造成的最终实际资损大概率低于千万元。

  一个Bug引发的“薅羊毛”事件?

  黑灰产团伙利用漏洞盗取数千万优惠券

  1月20日上午9点5分,小南在自己的“闺蜜群”里收到一条链接,闺蜜告诉她,只要点击这个链接,就可以领取拼多多的100元优惠券。

  “我以为就是一般的促销或者拉新优惠活动,就下载了拼多多App,选来选去,订了一个一直想买的智能音响。”小南告诉新京报记者,她领取的这个优惠券是“无门槛,一年有效期”。

  “这个链接是我的室友在她的朋友群里看到的,然后再转发到我们闺蜜群里。后来看到网上的热搜,我才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涉及薅羊毛。”小南表示,“1月20日上午10点20分,我用优惠券购买的商品就已经联系了顺丰快递,连快递单号都告诉我了,但截至现在该商品还处在‘商家正通知快递公司取件’的状态。”

  在最新的情况说明中,拼多多表示黑灰产团伙所利用的“优惠券漏洞”盗取的相关优惠券,为拼多多此前与江苏卫视《非诚勿扰》开展合作时,因节目录制需要特殊生成的优惠券类型,仅供现场嘉宾使用。

  然而,黑灰产团伙通过非正常途径生成的二维码扫码后获得相关优惠券,该二维码多流传于社交平台相关黑灰产群。通过该二维码,原本每个认证信息的用户可且仅可领取一张无门槛100元优惠券,而非此前网络流传的单个ID可以“无限领取”。

  因此,黑灰产团伙通过“养猫池”(用手机卡蓄养大量虚拟账号)等不法手段,实现N张手机黑卡同时作业,批量盗取该种优惠券,并通过手机话费、Q币等虚拟充值的方式,试图在短时间内迅速转移此类不当所得,涉案优惠券总金额达数千万元。

  拼多多风控团队负责人表示,黑灰产团伙在盗取金额巨大的优惠券并转移其不当所得后,期望达成“法不责众”的效果,迅速通过网络和社交群将二维码分享出去,诱导一些普通消费者跟风扫码。

  拼多多强调,此种类型的优惠券从未在任何时候、以任何方式出现在平台正常的线上促销活动当中,甚至从未有任何线上入口,拼多多亦未曾针对该类型优惠券生成任何二维码。但二维码具体的生成及传播过程,仍待警方调查后公布最终结论。

  值得注意的是,职业羊毛党看中充话费和Q币是自动发货,因此将优惠券迅速兑现。对于拼多多而言,能否向三大运营商以及腾讯追讨这一次损失成疑,目前拼多多亦未透露是否有追讨资损的具体方案。

  收回优惠券、禁止商家发货合理吗?

  拼多多称是“套券诈骗”,专家:收回优惠券是合理的补救措施

  出现Bug被用户“薅羊毛”的现象在国内互联网行业中时有发生。

  2018年元旦期间,腾讯视频发起优惠充值活动,但因为活动服务器后台数据出现异常,有部分用户在充值一个月时出现应该支付优惠价18元实际仅被扣费0.2元的状况。当时这一漏洞共引来39万用户参与。

  其后腾讯公告称,这是公司的工作失误,公司将这些异常订单全部兑现,且不再扣费。最终,腾讯为这个Bug付出超过5000万元的代价,但同时赢得网友的好评。

  但拼多多并未“顺应民意”自掏腰包。在发现漏洞后,拼多多在当日9时左右紧急将所有优惠券的领取方式下架,同时取消了用户已领取但未使用的优惠券,记者留意到,当时拼多多还对App进行了优化更新。为了补偿用户,拼多多向受影响用户发放5元无门槛优惠券,有效期为50年。

  拼多多表示,此次事件与其他公司一系列因Bug所致资损事件存在本质差别,这一次是“套券诈骗”的网络诈骗案件。“如按照网络中前者被以‘ATM机误吐钞’现象做类比,后者则相当于非法团伙撬开ATM机后实施盗窃。”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从法律责任认定和用户权益保护角度出发,如果是平台主动推出的活动,那么应按照官方说明来兑现承诺,也就相当于在线跟用户签订协议,平台当然要执行。“但拼多多相关声明已经显示,是通过一个过期的优惠券漏洞盗取了优惠券。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拼多多取消或收回优惠券是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他表示,如果此次拼多多出现优惠券漏洞是黑产羊毛党恶意行为,这类交易属于存在“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拼多多)是可以要求撤销的。”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亦认为,拼多多收回已经领取但还没有使用的优惠券,这一做法并不会和刚出台的《电商法》相冲突。此次事件中,拼多多采用收回已领取但未使用的优惠券这一方式来应对,属于合理的补救措施。

  另据记者了解,当日11时左右,拼多多的工作人员已经向部分商家发出通知,凡是已使用100元无门槛券的订单不允许发货。

  根据《电商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发布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符合要约条件的,用户选择该商品或者服务并提交订单成功,合同成立。当事人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等方式约定消费者支付价款后合同不成立;格式条款等含有该内容的,其内容无效。

  曹磊表示,拼多多这一做法与《电商法》不冲突。“恶意利用系统漏洞获取的优惠券,不能有效地折抵付款中的相应付款义务,所以应该视为未完成付款义务,不受电商法第四十九条第2款的约束,商家可以不发货。”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则告诉记者,如果用户已经使用优惠券购买拼多多上第三方商家的商品,用户和商家之间的合同已经成立,拼多多可以去追究用户的责任,但不能阻止商家发货。

  为何会发生“薅羊毛”事件?

  拼多多称事件发生时正值平台大促,不涉及数据安全问题

  关于风控的问题,拼多多表示公司一直有风控体系建设,而且本次事件不涉及任何数据安全问题,平台消费者原本正常领取的优惠券使用不会受到影响。为进一步加强“特殊优惠券”相关风控体系,拼多多透露公司已成立技术专组。

  对于拼多多“被薅羊毛”一事,某反诈骗安全团队专家陈锋(化名)表示,有许多手段可以防止平台被恶意“薅羊毛”,包括限制优惠券的总数以及优惠券的应用场景,“比如设置最多10万张券,只能用于满200元的实物订单,再加上最基础的防薅羊毛策略,就能保证不出大问题”。

  对于为何风控系统没有监测到异常情况,拼多多回应称事件发生时正值平台大促,其间有大批量平台正常发放的优惠券被消耗。直至当日上午9时,遭盗取优惠券和正常优惠券的总和突破平台预设阈值,系统才监控到异常并自动报警后,拼多多在第一时间修复相关漏洞。

  根据网友截图,此次事件中拼多多的优惠券属于“无门槛全场通用”,还有网友晒出了充值话费、购买Q币的截图,有的充值金额甚至高达5万元。“在此事件中,拼多多的业务规则出现了问题,最基本的防薅羊毛手段都没有设置。”陈锋称。

  在陈锋看来,目前确实存在专业的“羊毛党”,针对不同平台,这些羊毛党拥有注册账号(涉及手机号、接码平台等)、下游支付渠道、清洗转移渠道等等,而消息灵通与否以及设备的专业程度则决定了这些羊毛党的收入。

  “羊毛党”的行为涉嫌犯罪吗?

  律师:可能涉嫌盗窃罪,看司法机关定性

  事实上,在《拼多多服务协议》7.1禁止行为中已明确,用户使用拼多多平台外挂和/或利用拼多多平台当中的Bug来获得不正当的利益赫然在列。

  韩骁表示,用户利用系统漏洞大量领取平台的优惠券并以此获利,可能涉嫌盗窃罪,若获利数额达到相关标准,则有可能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不过他强调,如果是平台的普通客户,并非有意识地通过这一安全漏洞大量领取优惠券牟利,而仅领取了数量较少的优惠券,没有盗窃的主观故意,客观上获利也未达到量刑标准,则并不构成盗窃罪。

  对于薅羊毛黑产是否涉嫌违法犯罪,陈锋表示比较难以判断,“一般而言首先必须有公司报案,而此前的实际案例中,最多的情况可能会协商,协商不成按诈骗来办,但最终是否违法或者犯罪还要看公检法机关的定性。”

  拼多多在最新的公告中表示,对于遭裹挟的普通消费者,平台主观意愿上不会进行进一步追责,但不支持此类非正常行为。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认为,黑产灰实际上是一个网络术语,并没有明确的概念和外延;从拼多多事件来看,所谓“黑产灰团队”,有几个事实应当是明确的:1.应当是主动寻找系统漏洞,而非进行系统破坏和篡改;2.主观上知道是漏洞;3.客观上利用漏洞牟利;4.优惠券应当是具有一定价值的财物。从犯罪构成要件看,个人认为涉嫌盗窃罪。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则表示,当平台出现优惠券Bug,且原因不明时,分两类情况:第一,若是涉及计算机系统破坏出现Bug的,属于《刑法》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情节特别严重有五年以上的刑期。第二,若是不涉及系统破坏,仅是利用漏洞,这类情形严重的话,实践中涉及盗窃罪、侵害知识产权罪,不严重的话,薅到的券属于不当得利,应予返还。

  在此次拼多多事件中,黑灰产团队在刷了足够多的优惠券赚取利润后,出于“法不责众”的心理将优惠券链接公布于众。朱巍认为,除了自己刷,还发布相关信息的人,传播这类信息可能涉及前面罪名的共犯,也可以单独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或构成扰乱市场秩序的行政处罚。

  在朱巍看来,少量刷的人,一般不构成犯罪,但其“所得属于不当得利,应及时予以返还”。若是在事实公布后还刷的,就构成盗窃罪。

  曹磊表示,对黑灰产的认定从严格意义上讲,应该由相应的监管部门,或者是公安网监来进行认定。当然,平台方如果能够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材料,也将有助于监管、司法、公安等部门进行认定。

  对拼多多影响有多大?

  目前营销费用惊人,正在招一大拨风控专家

  凭借着社交电商全新打法,成立仅三年时间的拼多多已经是国内最成功的独角兽企业之一。摩根士丹利近日发布研报,首次把拼多多纳入研究范围,给予“增持”评级,并把目标股价定为29美元。

  拼多多财报显示,去年第三季度,拼多多实现营收33.72亿元,同比增长697%,环比增长24%;去年前三季度共实现74.66亿元营收,同比增长约12倍。但并不乐观的是,拼多多净亏损进一步扩大,去年第三季度亏损10.98亿元,远高于前年同期的2.21亿元;去年前三季度共亏损77.93亿元,前年同期为5.39亿元。

  拼多多仍在投入大量的资金拉新,通过冠名综艺节目等方式继续拉动用户增长率和活跃度。财报显示,去年第三季度拼多多的销售及营销费用高达32.3亿元,同比增长655%,主要原因是由于品牌推广活动及线上线下广告及促销活动增加所致。

  拼多多狠砸营销费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获客成本在走高。2017年三季度,拼多多单个新用户的获客成本为13元,但去年上半年已经飙升至55元。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拼多多在去年第三季度投入的研发费用同比增长828%,但其研发费用仅为销售和营销费用的1/10。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拼多多已于1月20日下午在招聘平台发布多个与风控相关的职位招聘,包括风控总监、风控策略/模型专家等。

  经过此次事件后,拼多多的研发费用或许将保持高增速。

  ■ 延伸

  “薅羊毛”黑产已发展出高度分化的产业链

  陈锋对记者表示,“薅羊毛”行为指的是新兴消费群体搜集网贷平台、电子商城、银行、实体店等各渠道的优惠促销活动、免费业务之类信息,注册大量“小号”模拟大量正常用户参与活动,从而以相对较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物质上的实惠,这一群体被称为“羊毛党”。

  不仅“薅羊毛”,还刷好评、做水军

  新京报记者采访多位专家了解到,目前薅羊毛黑产拥有高度分化的产业链条,主要包括:上游的软件开发人员、脚本开发人员、接码平台等提供可以批量注册账号的工具;中游黑产团队通过购买大量手机SIM卡,再通过这些软件工具和猫池等硬件设备将自己模拟成大量普通用户,恶意注册各平台账号并养号,在“薅羊毛”机会出现时利用大批量的账号赚取收益;下游拥有能够快速将优惠券等平台内资金转移出去的支付以及清洗转移渠道。

  有熟悉网络黑产的人士告诉记者,从事薅羊毛黑产所必须的“硬件”包括手机SIM卡、猫池等,软件则包括接码平台、动态IP技术等。“例如为了限制薅羊毛行为,许多平台会记录注册用户的IP,此时上游提供技术支持的黑产能够通过动态IP技术形成比较大的动态IP池,再租售给下游薅羊毛黑产团队使用。”

  在他看来,拥有了上游的软硬件设备,薅羊毛黑产就具备了大批量注册平台账号并领取优惠券的条件。而当刷完优惠券后,还需要能够快速变现的渠道。“在此次拼多多事件中,大量黑产选择将优惠券变现为系统自动发货的Q币、手机话费等。目前,存在将Q币和手机话费等合理变现的灰产平台,一些购物网站上也可以买卖优惠券,这都是羊毛党们的变现渠道。”

  “羊毛党们‘薅羊毛’的本质就是,其能够模仿成大量用户,让发放优惠券的企业识别不出来。但一般来讲,拥有大量账户的黑产团队能做的不只有薅羊毛这一件事,大量账号能够用来刷好评、做水军等,”该人士表示。

  打击“薅羊毛”黑产要从源头开始

  在采访中,多名专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要打击薅羊毛黑产,最有效的方式是直接打掉其产业链上游的恶意注册工具提供商。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2018年辽宁省公安厅曾就恶意注册上游工具软件发起名为“610”的专案打击。曾经参与该案件的一名网络安全专家称,在“610”专案中,其锁定了头部恶意注册工具软件数款,其中一款名为XXTouch的按键精灵软件能够模拟人操作手机的行为,并拥有可简易化实施改机工具的功能,包括伪装手机信息、GPS信息功能。“简而言之,在不考虑效果的情况下,XXTouch一款软件已经做到恶意注册除IP更改外的所有环节技术提供,在其看似中立的伪装下,实际上为恶意注册黑产配备了全套武器。”

  该专家表示,对于打击恶意注册,最好的办法是能够斩断恶意注册黑产链最上游,从生态上挤压恶意注册的生存空间。这包括伪造设备硬件信息实现多开的改机工具,没有改机工具,恶意注册不具备实施性;以及辅助自动化操作的群控和按键精灵软件,没有自动化,恶意注册无法摆脱高昂的人力成本。

  但他同时认为,由于恶意注册软件在黑产圈普及,导致恶意注册工作室的开设门槛极低,一次集群行动可以打掉一个地区的一批团伙,但是很可能其他地区就有新的团伙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


?
综合服务
法律服务
?
网站首页 | 久广资本简介 | 久广科技公司介绍 | 久广公共服务平台介绍 | 服务提供商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网站留言
?
在线客服